·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黔南州 > 夜郎文学  
【散文】买米
2018/08/23 作者:文/班雪纷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加快脚步往菜场走。家里米柜空了,母亲等我买米回去做午饭。

  菜场就在离家大约有300米的大道左侧拐弯处。

  刚走到菜场口,照例看到红红绿绿的新鲜蔬菜沿路两边摆放,有的装在篮子里、框里,有的直接铺一张塑料布就摆在地上。卖菜的多是妇女和老人,他们眼巴巴盯着每一个往里走的人,脸上堆满讨好的微笑,眼睛里含着小心翼翼的等待和祈求。

  这些都是附近的村民。菜都是刚从田里摘来的,上面还沾着露水。这些用农家肥种出来的菜,数量不定,品相不一。有的老人只卖五个鸡蛋甚至一个南瓜两个茄子,菜的样子也显得土里土气。买他们菜的,大多是比较爱挑剔的家庭主妇,她们蹲在竹篮前,反复挑选,捏掐,看不上的部分,直接剔掉。卖菜的人虽然也有不满,但往往都不说什么。我也只买村民卖的菜,一是便宜,二是这些菜相对安全,很少施化肥打农药。

  最吸引人的是那些专门摆摊卖菜的小贩,他们的菜经过精心挑拣,整齐有序摆放在架子上。这些菜看起来就像统一了规格的工厂产品,大小,颜色都惊人的一致,价格也比村民卖的贵。菜摊前的小贩对谁都很熟溜,见人靠近摊位,马上就笑着问:今天想买哪样菜?你看这小瓜很新鲜,毛豆也是本地的。

  我一直都喜欢逛菜场,喜欢那些时令的新鲜菜品,春有椿芽,夏有豆瓜,秋有芋头,冬有萝卜,每种都带着田园的朴实与自然的清香。

  今天时间紧,我径直往里走,来不及理会那些讨好的目光和热情的吆喝。

  菜场里有两家店面卖米,我来到最近的一家。

  店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短发女人,偏瘦。穿着暗红底带白碎花的短套衫,那颜色跟她褐红的肤色极为不和谐,使她原本清瘦黝黑的脸更显得黯淡无光,像一张使劲搓洗过后的抹布。

  店铺不大,卖的东西还不少,油盐酱醋,大米面条啥都有。两袋大米摆在店门口,米粒润白,纯净,跟店铺内乱七八糟摆放的商品形成鲜明对比。

  女店主正在往一个黄色编织袋里装黄豆,用来舀豆子的锑钵已经破了小半边,舀满的豆子从破口处哗哗漏到原本的袋子里。那豆子色泽金黄,颗粒饱满,一看就知道是好豆。

  得知我想买一百斤大米,女人马上咧嘴笑开来,那一笑,两只眼角处就堆起了很深的扇形皱纹。她停下手中正在干的活,直起腰来问我:“这次的米很好吃,可是你怎么拿回去?”我问:“能帮我送吗?”她抬起左手臂往额头上一横,之前本来贴在头顶的一绺短发这下垂了下来,将同样布满皱纹的额头遮去了小半边。

  她说:“可以帮你送,你能不能先买七十斤?”

  我同意了。

  她转身到货柜后面去,出来时手上多了一个编织袋。麻利的给我装米,称米,收钱。

  一切收拾停当后,她冲着柜台里面喊:“你去还是我去?”

  “我不去”,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我这才注意到柜台后面有一张发黄的塑料躺椅,一个男人斜躺在上面,闭目养神,他的右手上,还拿着一把半圆形的小扇子。

  女人小声嘀咕着什么,接着两手用力把米袋提到旁边一张独凳子上,弯下腰,米袋子稳稳搁在她的右肩上,她整个人都被遮住了,只露出头。

  女人走得可真快,在穿过卖菜的路段,依然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或者说她像一条鱼,快速游过买菜的人群。

  我必须要小跑着,才能赶上她。我一边追赶她,一边说:“这么重,应该叫你老公送。”

  我的话才落,女人停下迈开的脚步,看到我跟上来了,才又继续甩开脚往前走,同时开始数落自己的丈夫:“他懒得很,每天都只是睡觉,每次我到场坝上去收米,让他看店,他都会骂我‘以为你是做好大的生意哦’,很不情愿。”女人抖了一下肩膀,米袋子的重心往脖子处移了一下,接着说:“我这生意确实小,可是,一家人就靠它,我还供出了三个大学生呢。”

  话题如同洪水,一旦决堤,就再也收不住。

  女人的脚步更快了些,提到她的丈夫,所有的怨气似乎转化成力量。她接着说:“他原来是有工作单位的,在养护短,受不了累,加上脾气不好,和单位的人处不好,就自己跑回家了。在家里对我和孩子们横竖看不顺眼,打打骂骂的。他不但不干活,还经常拿店里的钱去赌博,上个星期为这事还打我。”

  正午的太阳热辣辣照在地上,汗水一颗一颗从她脸颊上滚落下来。

  暗红色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开始只是背心那一片,慢慢地,她的整个背部都湿成褐红色。她喘着粗气,语速和走路的速度都较之前慢下来。在上一个小坎时,她终于停下来,把米袋从右肩换到左肩上。她右肩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上被压出了密密麻麻的凹印,红通通的,很惹眼。

  我问她是否休息一下,她果断作了否定的回答。见我把手中的太阳伞往她头顶上挪,连忙小跑两步移开,对我说:“我们晒惯太阳了,不怕。”

  尽管慢下来了,她的脚步依然没有停下来。追赶她让我有些吃力,顾不上说话。她却又继续了刚才的话题:“我就是命苦的女人,年轻的时候我爹妈看他人高马大的,觉得他有力气,是做活路的好手,就要我和他好,那时我人小,就依了家里。”

  说完这些话,似乎消耗了她更多的力气。她的脚步明显更慢,每跨一步,小腿就绷得紧紧的。她的腿很瘦,黝黑的皮肤下能清楚看到两条突起的青筋。

  我说:“你放下来,我们俩一起提。”

  她摆摆手,一边喘气,一边笑着回答:“你做不了这个,还是我扛着吧。”

  我想跟她说我并没有这么娇气,以前也干过农活的。没等我开口,女人又接着说:“现在家里只剩我和他,我也不想再吵了,唯一的希望就是他早点死,我就不用再挨他的打骂,唉……”说到这里,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时,到我住处的楼下了。我先进了楼道,身后传来她粗重的喘息声和沉重的脚步声。我们两个同时停止了说话。

  开门,进屋,女人直接把米扛到厨房才放下。她满脸是汗,肤色比原来更红。或许是因为刚才一番倾诉,或许是太劳累,她的红脸上仿佛有了几丝鲜亮的光泽,使她看起来比之前好看得多。

  我搬来凳子,她不坐;给她倒一杯水,她也不喝。她在厨房的水池里一边洗手,一边说:“年轻时候我能扛一百多斤,爬坡上坎,还边走边唱山歌呢。”

  “你还会唱山歌?”我盯着她看,努力去想她年轻时唱山歌时的样子。

  见我看她,她的脸红了,这回是实实在在的润红。她把两只湿漉漉的手在水池里轻轻甩了一下,说:“年轻时我就很喜欢唱山歌,成家后就再也没有唱了。”

  “还会唱吗?”我的问话里含着遗憾和担忧。没想到她却笑出声音来:“呵呵,这个忘记不了。我最小的姑娘明年就毕业,她说等她工作,就让我去和她住,想唱山歌就随我唱。”

  母亲从茶几上拿来两个苹果,她先是推辞,见母亲坚持要给,便拿了最小的。她有些害羞,一再向母亲表示谢意,临出门时,她对我说:“你们命好,有工资领,不用像我这样。”

  她的话让我一愣,一直以来,我是不是忽略了自己所拥有的简单幸福?

  女人下楼了。她没拿走的那个苹果就摆在茶几上,红艳艳的,很醒目。

  我从窗子看出去,女人已经走出单元楼道,走在小区花园的小路上。她的身子那么矮小,没有了重物,她走得更快。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班雪纷,女,布依族,贵州省长顺县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写作学会会员。主要创作小说,散文。个人短篇小说集《渴望远行》、散文集《静看花开》公开出版,有作品入选《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布依族卷)。现供职于黔南州公安局。

============================================================

  本栏目由多彩贵州网黔南站·夜郎文学杂志社共同主办

编辑:赵梁宏 主编:赵梁宏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组图】奇观!实拍贵阳下水大佛
【组图】贵阳:鹭舞清秋 呈现出和谐的自然生态画卷
三对伉俪:令人动容的传奇爱情故事
【组图】遵义:昔日荒草低洼地 变身美丽天鹅湖
【组图】龙里:荒山变成“葡萄园”
【组图】贵州大方:新生入学“第一课”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