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网|贵州手机报|新闻排行| 投稿邮箱 dcgzwqn@163.com 联系方式 18685075798

要闻|本网策划|党建交流|社情民意|教育培训|

专题|黔南交警|经济发展|旅游推荐|图说黔南|

贵州日报 贵州都市报 贵州商报 热点 民生 法制 综艺 影视 人文 娱乐 新闻 经济 都市 交通 音乐 故事 贵州手机报
【散文】久违的夹扣肉
2018-06-04 14:56 来源:多彩贵州网 作者:桐月 编辑:赵梁宏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春节的前一天,农历腊月二十九,我收拾好了简单的行囊,准备开始一个人的流浪。

  又到了春节,而我,除了浪费了光阴,磋砣了岁月,却始终一事无成。

  春节,多美的词儿,一年三百六十五个个日子里,多少人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期盼着一家团聚。而我,是那么害怕它的靠近,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我却不知道何去何从。偌大的世界,仿佛容不下这样一个小小的我。

  小的时候,我最喜欢过春节。那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很好,每一个期末都总是能考一个满意的成绩,到过年的时候,总会得到父母的奖励。父亲的奖励,或是一双新白网鞋,或是一件新衣,或者是一朵漂亮的头花。妈妈总会准备许多好吃的,我最爱的还是那清香甜糯的牛角花夹扣肉。长大后,每每想起牛角花夹扣肉香甜清爽的味儿,我总是忍不住猛吞口水。可是最近几年,我们姐弟为了工作,总是聚不到一起过年,母亲就很多年不做牛角花夹扣肉了。

  我收起思绪,关上回忆的门,回到冰冷的现实。家,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它离我仅几十公里,而我却没有回去的勇气。我固执地坚守的爱情,让父母在亲戚朋友面前提起我时,无法抬头挺胸的做人。无数次在梦里,我看到年迈的父母佝偻的坐在楼梯口,静静等候我的归去。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女儿,在他们心上狠狠的插了一刀,让他们欲哭无泪。

  我想去大戈壁流浪,去放逐自己。晚上九点的飞机,我将飞往乌鲁木齐。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父母,逃到祖国的最西边,逃离这个熟悉的城市,逃离万家灯火的温暖,逃开父母饱含热小泪的叹息和无奈。

  早上处理完工作上的事,看看时间还早,准备先睡会儿,养足精神,下午再出发去机场。中午一点多的时候,父亲的电话打了进来,看着手机屏幕上不停的闪动着“老王”,我却一直没有勇气按下接听键。

  “老王”的电话以他固执的姿态,倔强的震动我的神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接通电话,只轻轻的一声:“喂!”我已泣不成声。

  老王说:“姑娘,大过年的,你怎么还不回来。”

  “爸,对不起,我不回来了,我定了今天晚上飞乌鲁木齐的机票,去旅游……”我哽咽着。

  “你给我滚回来,你要敢去,我打断你的腿。”老王咆哮着“你这个犟姑娘,你是想急死我和你妈啊?大过年的,你这叫什么旅游,你一个人要去哪里啊?逃避不是办法的,不管对与错,我们总是要去面对现实的。姑娘啊,纵然你在外头有千错万错,你都是一样还是我的姑娘啊。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只要我和你妈还活着,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回来吧,爹妈在,家就在,我们等你回来一起过年。”父亲焦急的大吼着,可那吼声里我分明听到了沉沉的哽咽。

  耳边一直回荡着父亲那句话:“爹妈在,家就在,爹妈在,家就在……”

  丢下行李,我开车往家里赶,一路狂奔,一路止不住的哭泣,原来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你,父母始终在家里等你归来。

  还记得高一那年,母亲做了胆囊切除手术。那个年代,对于我们这样农民家庭来说,为了做这个手术,几乎把整个家里的钱物都掏空了。家里姐弟三个都在上中学,父亲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撑不下去的,这就意味着必须有一个人要放弃学业。可那会儿,我是那么想上学,于是那个暑假,我没有回家,而是在县城的一家餐馆做服务员,希望自己通过勤工俭学,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

  快开学的时候,父亲找到了我,他说:“姑娘,对不起,爸爸没出息,让你受苦了,可是你赚的这点钱,要上学,那是远远不够的,爸爸的能力供不起你们三姊妹读书啊。爸爸对不起你,三姊妹里,你读的书最多,你可不可以在家休学一年,等来年,家里条件好些了,你再继续回来上学?”

  我没说话,第二天,我怀揣着勤工俭学赚来的三百块钱,没跟父母商量,跟着一个同乡,去了深圳。那时候家里还没有电话,当我打电话到乡里,告诉父亲,我已外出打工的时候,爸爸第一次在电话里放声大哭。他说:“姑娘,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没出息啊,爸爸对不起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春节,记得回来过年啊。”从那年开始,我一边工作,一边去努力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学业,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就很少在家过年了,也就很少再吃到母亲做的夹扣肉了。

  我到家的时候,爸爸正在烧猪头,准备做卤肉。弟弟杀了鸡,在拔毛。唯独没见到妈妈,我问到:“爸,我妈呢?”“你不是爱吃夹扣嘛,你妈在屋里给你做夹扣。”“老肖,姑娘回来了,把火烧大一点,外面冷,娃娃刚回来,不要整感冒了。”“老王”冲着屋里大喊。

  我走进屋子,妈妈正在切肉。她把精致的五花肉慢慢的切下,切得那么认真,那肉在妈妈刀下像件艺术品。似乎怕切薄了切厚了,都会显得它不够完美。“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妈妈抬起头,冲我笑笑。可我,从那笑容里,分明看到了闪动的泪花。

  从单位到家,开车也就半个小时,而我,因为坚强自己的爱情,因为父母的极力反对,我已经一年没回来过了。

  妈妈是个没上过几天学的人。可就是这样一个没文化的母亲,教会了我许多书本上学不的做人道理。嫁给爸爸以后,她连生了两个女儿,老一辈人重男轻女的思想,使得奶奶没给过她一天好脸色。我曾问她:“妈,你恨过我奶奶没有?”她说:“做人,不要总去计较别人的不好,要多想想别人对你的好,要懂得感恩,记恨别人,苦的是你自己。”母亲善良,贤惠,通情达理,在母亲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好的优秀的品质。

  做夹扣的程序相当繁琐。切完肉,我跟妈妈一起把芝麻洗净,沥干,炒熟,再用镭铍研磨成粉,把花生敲成小瓣,把夏天里收集的牛角花蒸熟,切碎了和馅拌在一起。

  记得小时间,因为我非常喜爱牛角花的味儿,妈妈总会在有一天牛角花花的时候,顶着月亮去摘挂满露珠儿的花朵儿。那个时候,嘴馋的我总是一次能吃掉一小碗有牛角花馅的夹扣肉,嘴里都是牛角花清清凉凉的花香,让大块大块的夹扣肉吃起来一点都不油腻。

  妈妈把所有的馅料,加了适量的白糖,搅拌均匀,填满每一块精致的五花肉。妈妈挑了多年以前买回来的最粗糙的土碗(据说,土碗蒸出来的夹扣更美味),装了半碗早已调配好的桔黄色的糯米饭,把填满馅料的五花肉整齐的排满装了糯米饭的土碗,上锅,再蒸上四五个小时,美味的夹扣这才算是做成了。

  晚上,一家人围着旺旺的火炉吃饭,妈妈夹了一块热气腾腾的夹扣肉放在我碗里,说:“好多年没做了,不晓得还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你赶紧吃吃看。”我狠狠的咬了一口,糯糯的肉慢慢在我的嘴里融化,牛角花清清凉凉和香甜,在舌尖上蔓延开来。是小时候的味道,是妈妈的味道,是爱的味道,我的眼泪就那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大颗大颗的砸进碗里。爸爸端起酒杯,拍拍我的肩:“丫头,别哭,回来就好,只要爹妈在,这里永远是你的家,难过的时候就回来,不要躲着我们,纵在你有千般不是万般错,你都是爸爸最宝贝的姑娘。”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在爸爸面前喝醉了,又哭又笑和跟爸爸说了很多,最后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哭倒在妈妈怀里。

  夜里,妈妈搂着我睡,不停的给我盖被子。我把头使劲窝在妈妈的怀里,大声的哭着,一向话多的妈妈却没有骂我,只是紧紧的抱着我、抱着我……这一夜,长期失眠的我没有再失眠,在妈妈怀里安稳地睡到日上三竿。

  我睁开眼睛,阳光从窗外暖暖地射进屋子,那一缕缕充满温情的阳光仿佛在告诉我:爹妈在,家就在!爹妈在,家就在!

  我不觉深深地呼吸一口甜甜的空气,在这个团聚的日子里,屋里又飘起夹扣肉久违的味道。爹妈在,家就在,真好!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姓名王安美,笔名桐月,女,1985年出生,中共党员,贵州省福泉市人,汉族,本科文化,福泉市作家协会秘书长,黔南州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擅长于散文、小说创作,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

============================================================

  本栏目由多彩贵州网黔南站·夜郎文学杂志社共同主办

作者:桐月 编辑:赵梁宏  
返回频道首页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美丽贵州·美好生活”作品征集大赛
贵州1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哪?
【文化遗产日】一起翻阅贵州历史的遗迹
【组图】夏天来啦!跟女政要学穿小裙裙
【组图】 全球超高层建筑风云迭起
【组图】舌尖上的“特金会”!
【组图】世界杯畅游俄罗斯 不可不去的“金环”小镇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