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网|贵州手机报|新闻排行| 投稿邮箱 dcgzwqn@163.com 联系方式 18685075798

要闻|本网策划|党建交流|社情民意|教育培训|

专题|黔南交警|经济发展|旅游推荐|图说黔南|

贵州日报 贵州都市报 贵州商报 热点 民生 法制 综艺 影视 人文 娱乐 新闻 经济 都市 交通 音乐 故事 贵州手机报
【散文】破茧成蝶
2018-06-04 14:50 来源:多彩贵州网 作者:陈广俊 编辑:赵梁宏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另起炉灶

  在悠扬婉转的旋律中,在雷鸣般的掌声中,一群五六十岁的妇女身着腥红色民族舞蹈服装,纷纷花枝招展地走上朱毯铺就的舞台。她们时而齐唱,时而独唱,嗓音清脆洪亮,表情生动大方,舞姿尽态极妍。阵型分分合合,变化多端,她们却心有灵犀,配合得非常默契。她们的醇厚本真,她们的音容笑貌,她们的举手投足,让人清晰地感受到她们的生活是那么甜美和幸福,她们的青春依然那么蓬勃和靓丽,她们的生命是那么光辉和灿烂。

  这支队伍叫仙桥山歌舞队,乃瓮安繁花似锦的民间歌舞队中一枝嫩蕊摇黄的奇葩。其名源于瓮安城南望洞村的仙桥山。仙桥山坐落在峰岭秀拔的群山之中,长岭凌霄,中有方形巨洞,远远望去,恰如长桥横卧。相传仙人张三丰当年盛怒之余,一拳击出,乃至于此。那儿峭壁萧森,绝谷难测,更兼烟云浩渺,紫气蒸腾,就像那儿的许多优美传说一样,令人遐想频生,憧憬不已。以仙桥山为名,既流露出仙桥山人对故土的热恋,也寄予仙桥山人生生不息的追求。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仙桥山为钟灵毓秀的一方宝地,滋养出来的人自然极具灵性。仙桥山歌舞队队长王永琪,乃土生土长的仙桥山人,自然也像那里的其他女子一样,勤劳勇敢,热情大方,迷恋唱歌跳舞。不过,她少年之时,正值牛鬼蛇神遗毒的年代,纵然想去天宽地阔之处扭扭腰肢,亮亮嗓子,也为环境所不容。改革开放之后,春风化雨,万物争春,瓮安县人民政府鼓励民间成立歌舞队,并通过举办各种文艺活动为之搭建展示风采的平台。

  王永琪得知,欣喜若狂,立即走东家,跑西家,动员村中文艺发烧友们,迅速组建仙桥山苗族歌舞队。经过种种艰辛的努力,一支能歌善舞的队伍终于脱颖而出,并因在诸多公共演出中表现不俗而荣膺极其优异的成绩。可叹那时队中有人处心积虑,玩弄手腕,夺去队长之职,然后假公济私,制造矛盾,排挤王永琪。政府主管文艺的工作人员几度前去调停,依然矛盾重重,是非频仍。

  “走着瞧吧!——今天我从这儿走出去,也一定能够跳舞的!也一定能够重新拉起一支队伍的!”个性刚毅的王永琪实在忍无可奈,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话之后,便悲愤地带着密友王平英离开了她们辛辛苦苦方才拉起来的那支舞队。

  王永琪本来可以利用自己在队员中威信,搞个釜底抽薪,带走骨干,另立山头,可是她毕竟于心不忍,因为那已经是一支众口称颂的民间文艺队伍;而且,那种种荣誉依然可属于生她养她的仙桥山啊。当然她也可以一股脑儿带走自己花钱所卖锣鼓、音响、服装等等,可是她毕竟于心不忍,因为她觉得自己应该把它留给那些曾经和她苦苦打拼的姐妹们啊。——不过,她始料不及的是,尽管她顾全大局,撤出那是非之地,然而仅仅一年之后,那支队伍却因队长经营不善而自行解散了。

  离开之后,王永琪难过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

  重建一支歌舞队,谈何容易呢?队员从哪里来?音响、锣鼓、服装等等,又从哪里来?作为一个农村人,挣一分钱容易吗?

  不过,经过几番努力,她们还是搞到一个陈旧的跳舞机,然后每天携之前去瓮安渡江广场跳广场舞,借以招揽歌舞爱好者。

  瓮安渡江广场,位于瓮安县政府广场对面,为纪念红军突破乌江而建,场境开阔,气势恢宏,构思精巧。有假山池沼,碧水石桥,亭台轩榭,古树修竹,浮雕华表等等匠心独运的景致点缀其间。傍晚时分,一片落日余晖之中,婆娑的树影,荡漾的碧波,清新的晚风,摇曳的灯光,使得那儿的环境愈发幽雅宜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成群结队地来到广场周围散步、闲聊、唱歌、跳舞……

  显然,王永琪选择这么一个地方招兵买马,再恰当不过了。

  果然,有人见王永琪和王平英二人正兴致勃勃地在一台跳舞机前翩翩起舞,便纷纷参与。几天之后,队伍越来越大,精兵强将已多达二十余人了,二人见时机已经成熟,便和大家谈起她们的想法。众人闻言,无比欢欣鼓舞。为了区别于曾经的仙桥山苗族歌舞队,她们将新建的队伍命名为仙桥山民族歌舞队。

  仙桥山民族歌舞队建立之初,连能够跳广场舞的队员都不多,至于默契配合的精神和娴熟高超的技术更是谈不上。然而2016年3月25日,她们勇敢地报名参加了瓮安大地广场的舞蹈表演大赛,在众志成城的刻苦拼搏之下,居然拿到了名次和1000元奖金。喜讯传出,队员们个个欢欣鼓舞,还特意举行了一场隆重的活动以示庆祝。这场心血、激情和汗水铸就的胜利,证明了天道酬勤的真理无处不在,同时点燃了她们迎难而上,锐意进取的决心、信心和勇气。

  贵人相助

  对于一支民间歌舞队而言,仅仅凭一两支出色的广场舞是远远不够的。当然,仅仅凭充分的决心、信心和勇气也是远远不够的。广场舞属于大众性舞蹈,集娱乐性和表演性于一身;由于以健身和自娱为目的,过于注重艺术与群众生活的结合,须照顾绝大多数普通观众的接受能力,因而形式相对单一,内涵相对薄弱,艺术性相对有限。而民族歌舞队的艺术要求那可强得多了。它不仅要求每个队员能歌善舞,而且要求每个队员必须能说会唱,能够熟练掌握快板、金钱杆、相声、小品、对歌等等寻常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因而内容要丰富得多,形式要复杂得多,才艺要求也高难得多。

  可见,仙桥山民间文艺歌舞队的成熟和发展还需要专业化的熏陶和锻造。所幸的是,苦心人,天不负,这支注定要脱颖而出的民间歌舞队冥冥之中,似有天助,而且正是这番意味深长的天助,使其脱胎换骨,光彩照人。

  一天,队长王永琪于瓮安街头邂逅一位阔别十余年之久的老同学。故友久别重逢,自然喜不自胜,一见面就紧紧握着对方的手畅叙过没完没了。当那位同学得知王永琪近段时间正为舞队资金紧缺,无法礼聘专业老师前来指点迷津而苦恼不已之际,便热忱地向王永琪推荐了自己的母亲。

  其母谢珍老师,四川江安县人,年近七旬,曾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川剧演员。谢珍老师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四川农村,从小非常酷爱艺术,然而那时其父母深受封建思想移毒,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不仅不挖掘女儿艺术天赋,而且还千方百计扼杀女儿的艺术天赋。谢珍老师禀性纯良,兴趣广泛,在歌舞表演艺术方面更是颖悟非凡,尽管她得不到父母的支持,可她依然千方百计寻求学习的机会。

  那时,川江一代,民间艺术尤其繁盛,川剧艺术更是风行一时。谢珍总是想方设法学习川剧表演艺术和创作技巧。婚后,身为泥瓦匠的丈夫不理解更不支持她对艺术的追求。无奈之余,她只好偷空走去田间土头、幽谷丛林等僻静之处,偷偷揣摩和表演。后来,江安县政府组建川剧剧团,她凭借过人的表演天赋入选,得以聊遂夙愿。州剧团发现谢珍老师资质过人,专程派人去和县剧团的领导商议,意欲大力栽培,然而县剧团领导舍不得人才外流,竟然一口回绝了。自此,作为一介平民的谢珍老师,便失去了这次深造的机会,也永远失去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那激情燃烧的年代,大环境不太重视艺术,一个普普通通的艺术爱好者,无论怎样孜孜以求,也是很难走上专业化道路的;倘若欲靠艺术方面的一技之长养活自己和家人,乃至出人头地,更是痴心妄想。不言而喻,像谢珍老师这样的人才,注定要被那个时代所埋没。

  三年困难时期,谢珍老师迫于生计,携家来到贵州瓮安安家落户,之后奔波半生,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子女拉扯成人,然而夫妻二人毕竟没有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子女毕竟没有太大的出路,以致全家人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

  不过,生活的困难并没有丝毫削弱谢珍老师对歌舞艺术的追求,一有闲暇,她便挤出时间,通过电视上的收看戏曲频道播放的川剧,提高自己的创作技巧和表演水平,并致力研究京戏、黄梅戏、豫剧和广场舞等等艺术。十余年前,谢珍老师在瓮安塔坡脚下的老年大学音乐舞蹈班谋到一份工作,专门教舞蹈班的老年人唱歌跳舞,工资虽然微薄,但是尚可贴补家用,更重要的是能够让谢珍老师在精神上获得一种自得其乐的满足。

  王永琪得知瓮安城里居然隐藏这么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大师,自然兴奋得不得了。回家之后,她立即拨通电话,将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密友王平英。王平英闻言,兴奋异常,当晚二人便不断激动万分地通话,时而共享对谢珍老师的仰慕之情,时而讨论拜师学艺的种种环节,时而筹谋文艺队发展的细枝末节,时而展望歌舞队光明而又辉煌的未来,竟然折腾到天明方才罢休。

  第二天一早,王永琪本来要呆在家里照顾孙子的,可她实在静不下心来,一把驮上小孙儿,径直风风火火地奔向谢珍老师家。客厅门开了之后,一个面容清癯,慈眉善目,精神矍铄的老人顿时跃入王永琪的眼帘。那时那地,王永琪方才明白,真正富有文化内涵的老艺术家,就是那么谦逊、随和、热情、真诚、周到和慈祥。分宾落座之后,听了王永琪的陈述,谢珍老师眼睛湿润了。显然,这颗的炽热的执着追求艺术之心,深深地感动着她,并深深牵扯她当年那挥之不去的阴影,并在这似曾相识的两代人的精神世界里产生了相融相惜的共鸣。

  “好好干吧,我一定会尽力支持你们的!首先申明,我教你们唱歌跳舞,绝对不会收你们一分钱的!——唉,你们呀,都很可怜!”老人哽咽了一下,慨然答应了王永琪的请求。

  听罢,王永琪凝望着眼前这位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泪如山间鸣泉,“哗哗哗”地淌过不停,转眼便将胸前的衣襟打湿了一大片。

  不遗余力

  次日下午三点,王永琪等人齐聚金龙豪城地下停车场的一方空地之上,一边叽叽喳喳地聊起家长里短,一边不时兴冲冲地翘首望向远处那寂静的路口。突然一个眼尖的队员惊喜地呼了一声“瞧,谢老师来了”,余人齐刷刷地望去,果然看见信守承诺的谢珍老师步履稳健地向她们走来。

  “听说大家上次参加大地广场的舞蹈大赛,拿了名次,拿了大奖,真是不错!现在,我想看看大家的基本功,都走走四方步让我瞧瞧。”谢珍老人面带微笑,亲切地说道。

  众人闻言,纷纷迈开了腿,走起四方步来。

  谢珍瞅瞅,皱了一回眉头,和颜悦色地说道:“四方步可不是这么走的哟!大家可要记住了,四方步是广场舞的基础,以三四步为主,以六拍为一小节。双脚张开,和肩一样宽,脚尖向外,双手自然甩动,按照右前——右——右后——左前——左——左后的顺序走动,腰带动胯,肩部保持不动。”一边耐心加以讲解,一边细致予以示范。

  众人见状,惭愧不已。之前,她们打开电视,观看广场舞视频,依葫芦画瓢,侥幸拿了奖,还以为广场舞不过如此,如今听谢珍老人一说,方才觉得自己以前的确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同时,大家见老人七十岁高龄,背不驼,耳不聋,眼不花,跳起舞来,轻快敏捷,流畅自然,皆钦佩不已。

  自此,谢珍老人几乎每天风雨无阻地前来教舞,偶尔确实有事,也会提前通知大家。她不仅教大家基本动作,还让了解大家各种舞蹈常识。她让大家明白,每一个舞蹈动作,都不是单纯的,而是用来表达感情的。关于这一思想,在她后来所指导《贵州放歌》《欢聚一堂》《咱当兵的人》等等舞蹈中都有充分的体现。有时,她以著名歌词的旋律为依据,紧扣感情的起伏跌宕设计动作,让音乐和舞蹈去综合实现一种无比和谐之美。有时,她根据实际需要,将传媒公司已经制作出来的视频舞蹈进行改编,翻出富有新意的表达形式。有的队员一时无法理解,总认为她教错了,她便耐心地予以解释。她用丰富多彩而又极其娴熟的舞蹈形式去准确地表达自己对生活、社会以及大自然的理解。

  不言而喻,训练仙桥山歌舞队这样的学员跳舞是很不容易的。各个学员大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大都缺乏必要的文化基础,加上年龄偏大,总体接受能力不是很强,动作往往也难以做得到位。个别学员比较固执,明明动作做得不对,偏偏自我感觉良好,没有一番耐心劝导她是不会接受的。有的学员学习跟不上溜,不反复讲解,不反复示范,不反复纠正,是无法顺利完成的。还有的学员训练时不能准时参加,队形训练只好不考虑她的位置,然而一到比赛活动,她偏偏又来了,而且非要参加不可。为此,王平英、谢珍老师和王永琪等没少操心,然而总是屡教屡犯,收效甚微。总之,面对这样一支队伍,训练难度极大,可是谢珍老师依然兢兢业业、不辞辛劳地加以指导,不达到目,誓不罢休。不过,这样一来,可苦了这位年高德劭的,对教学精益求精的老人。每次训练一个舞蹈节目参赛,她非得悉心教导好几个月不可。

  明白人都知道,凭谢珍老人的水平,她完全可以搞训练班,做到名利双收。瓮安街头,歌舞培训班比比皆是,那些年纪轻轻的指导老师,每人每月收训练费200元,谁不弄过几千块钱花呢?谢珍老师在老年大学从教多年,早已名声在外,招生难道还不如那些初出茅庐的指导老师吗?显然不是的。可是,谢珍老师偏偏不愿那么做。因为她觉得一旦将艺术商业化,时时处处与金钱挂钩,那么艺术就掉价了。而且,她还认为,唱歌跳舞本来就是有益于身心的文娱活动,倘能唤起群众的意识,提高参与度,那是再好不过了。这种观点,令人肃然起敬,也应该令那些唯利是图的伪艺术家感到无地自容。试想,如果整个社会人人喜欢唱歌跳舞,人人懂得欣赏艺术之美,代代相承,不断弘扬,那么我们这多姿多彩的社会将迎来怎样的美好和和谐呢?

  据王永琪透露,谢珍老师的经济状况其实并不宽裕。儿女虽然已经成家立业,然而只能勉强维持生计,许多时候还希望老人能够贴补一下。可是谢珍老人“只求三餐足矣,何须无味俱全”,虽然在老年大学上课,却向来不计个人得失,只图遣遣心怀,自得其乐而已。

  在谢珍老人的潜意识里,的确不乏上个世纪五六十代的老共产党员的思想风格。她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并接受了那个轰轰烈烈的共产主义运动的时代洗礼,其思想闪烁着那个时代的光辉,也就毫不让人感到意外了。

  当然,谢珍老人不遗余力地帮助仙桥山歌舞队,并非年届七十,条件已经允许她享清福了。如果我们这样看待这位老人,那将是天大的冤枉。因为她除了每天负责照料小孙子之外,还得给家人洗衣做饭。自从她接下仙桥山歌舞队无偿训练的重任之后,每天的时间必须争分夺秒,统筹兼顾,日子过得跟打仗差不多了。

  谢珍老人不仅能歌善舞,不愧为一名非常优秀的舞蹈老师,而且她多才多艺,能够修改甚至编写剧本,也能创作一些歌词。她不仅教会学员各种舞蹈,而且教会学员各种戏曲的唱法。她总是千方百计地训练队员的表演能力和胆量,使队中的每一个队员都能够出色地完成表演任务。她不仅严格地训练队员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台词,而且恰到好处地设计各种队形队列,使表现形式能够达到最佳的视觉效果。她讲话幽默风趣,待人真诚,非常热情,平易近人,极具亲和力。她的艺术天赋,她的人格魅力,她的处世之道,无不深刻地影响仙桥山歌舞队。

  历史对每个乐于为社会作贡献的人都是公正的,不会忘记任何人的功绩。谢珍老人大爱无疆,苦心孤诣,将心血和汗水毫不保留地奉献给了舞队的每一位队员,将高风亮节、锐意进去的灵魂注入了舞队队员的血肉之躯,自然会赢得知情人士的尊重。当然,真正的知情人士就是仙桥山歌舞队的每一位队员,她们都将这位用心良苦的老师视为自己的母亲。

  好戏连台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谢珍老师的悉心教导和全体队员的不懈努力,仙桥山民族歌舞迅速成长起来,随后在体育广场的广场舞大赛中牛刀小试,居然大放异彩,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接着在瓮安仙桥山老年协会活动中表演舞剧《欢聚一堂》和《开门红》时,仙桥山民族歌舞队凭借精湛娴熟的表演技艺,让观众看得如醉如痴。同年在瓮安县文化旅游局2016年“迎州庆”百姓大舞台和2016年贵州首届“茅台王子杯广场舞”海选赛等等活动中,都取得极其优异的成绩。于是,他们信心倍增,激情燃烧,颇想参加一些档次更高的文艺活动,大显身手,和各个歌舞队PK一下。

  上苍似乎总是格外眷顾这群热血沸腾的民间文艺爱好者,以至不断提供新的契机,锤炼着这支朝气蓬勃的队伍。

  2016年4月3日,王平英和几个队友上街买菜,突然接到队员周玉琴的电话,得知仙桥山将举办首次《茅草调》民族山歌大赛。从此,这支民间歌舞队,又挑起了继承和发扬瓮安本地调《茅草调》和茶花调的艰巨任务,为夯实瓮安本土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

  这,还得从瓮安《茅草调》说起。

  几年前,家住瓮安县雍阳街道办事处的刘文军先生得知,瓮安本地《茅草调》曾经在现在的建中至瓮安雍阳街道办事处仙桥山一带传唱长达40年左右,由于种种原因,濒临失传。为了不让这别具魅力的民族文化失传,刘文军先生经过几年精心搜集整理,找到部分原始资料,然后根据这些民间传唱的调子,打算首先在瓮安仙桥山歌舞队中试唱,并举行首届仙桥山《茅草调》民族山歌大赛。

  刘文军从周玉琴口中得知仙桥山民族歌舞队每天晚上就在金龙豪城的地下停车场训练歌舞,特意领着专业的民族山歌老师前去教王永琪等人唱山歌,并鼓励她们勤加练习,以期在即将举行的民族山歌大赛中载誉而归。经过几番秣马厉兵,仙桥山民族歌舞队不负厚望,居然在25支队伍中荣获了第一名。

  此次赛歌,暴露出了许多问题。原来,瓮安那时的《茅草调》,唱腔不统一,争议很大,不利于广泛传唱,影响瓮安独具特色民族山歌走向成熟,更影响这种本土文化成为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形式。为此,县文联多次组织瓮安民间艺人座谈,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收集各方意见,委托瓮安著名的民间艺术家杨胜兵先生整理,将其完善。

  2016年4月,福泉市阳戏节将举行山歌大赛,特意邀请瓮安民间歌舞队参加。文联主席杨俊松接到邀请函之后,特意委托杨胜兵老师负责训练仙桥山民族歌舞队。每天晚上,杨俊松主席亲临现场陪练,鼓励队员勤加练习,为瓮安争回荣誉。队员们素知杨主席平易近人,做事公平,热情开朗,富有责任感,都很敬重,如今又见他摆脱白天的繁重工作之余,每晚都抽出宝贵时间陪练,慰问他们,为他们此去福泉的食宿操心,非常感动,训练也就更加刻苦。

  福泉市阳戏节,瓮安仙桥山民族歌舞队不负众望,用《茅草调》参赛,斩获颇丰,荣获二等奖2个,三等奖1个,组织奖1个。

  这场收获巨大的赛事,是瓮安民族山歌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之前,瓮安没有成熟的山歌调子,在民族山歌赛事频繁的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这样的大环境里,每次参赛只好采用惠水的调子《好花红》或者贵定的《大田坝调》《米杨花调》等等,不但很难获奖,而且容易遭到鄙视。更重要的是,这场收获巨大的赛事,标志着瓮安本地调的成熟,为继承和弘扬瓮安本土文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丰富瓮安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提供了一种别具风味的艺术形式。这次收获巨大的赛事,熔铸谢珍、刘文军、杨胜兵、杨俊松等等对瓮安民族文化和人民生活的关心和支持,同时也凝聚了仙桥山民族歌舞队全体成员的才能、智慧和拼搏精神。这场收获巨大的赛事,既让瓮安本地调子走出了瓮安,也为仙桥山民族歌舞队打了一个争气仗,从而增强了她们舞队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在意义非凡的历史功绩中,我们又不得不提提仙桥山歌舞队中的优秀队员的又一特殊贡献。参加比赛的当天,王永琪和王平英等总觉原曲伢子“咕噜咕噜神”,像念咒似的,难听死了,灵机一动,将其改为“颤悠悠哟喂”。这样一改,境界全出,竟然把农民在丰收之际,看到扁担颤动的醉态表现得活灵活现。

  不久,杨俊松和杨胜兵等人采纳了王永琪等人的建议,并通过许多努力,瓮安本地调《茶花调》脱颖而出了。此后,仙桥山民族歌舞队作为一支成熟的民间歌舞队,在瓮安县文联所组织的“送文艺下乡”“送文艺进军营”“送文艺到企业”“送文艺到社区”“送文艺到乡镇”等等活动中,将一道道文艺大餐无私地奉献给了瓮安的广大人民。仙桥山民族歌舞队的每个队员还积极参与瓮安本地调的传唱活动,为夯实瓮安本土文化,丰富人民精神生活,提高瓮安人民的文化品味作出了重要贡献。

  如今,仙桥山民族歌舞队,非复“吴下阿蒙”,在县内外的文艺表演大赛中屡屡夺取荣誉自然不在话下,而且,近年来,经过不懈努力,而今每个队员都能创作歌词,许多人还在歌词征集大赛中获得了大奖。

  一支普普通通的民间歌舞队,一群群普普通通的民间文艺爱好者,一个个斗大的字不识几箩筐的农民,她们精诚团结,凭着一腔矢志不渝,化腐朽为神奇的精神,终于实现“浴火重生,凤凰涅槃”的翻天覆地的伟大转变,却谱写出了像仙桥山一般永恒而美丽的神话。

               

  作者简介:陈广俊,男,贵州省瓮安县猴场镇人,草塘中学教师,瓮安县辞赋学会副会长,瓮安县青年文学社副社长,草塘镇作协主席。喜爱文学,曾在努力在散文、小说、诗歌、辞赋、剧本等方面进行尝试,尤好小说创作。曾在《博望诗词》《福泉山》《瓮水长歌》《新声代》等刊物上发表作品。

============================================================

  本栏目由多彩贵州网黔南站·夜郎文学杂志社共同主办

作者:陈广俊 编辑:赵梁宏  
返回频道首页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美丽贵州·美好生活”作品征集大赛
贵州1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哪?
【文化遗产日】一起翻阅贵州历史的遗迹
爆笑迎接世界杯 这些奇葩造型大力神杯你敢瞧?
【组图】夏天来啦!跟女政要学穿小裙裙
【组图】 全球超高层建筑风云迭起
【组图】世界杯畅游俄罗斯 不可不去的“金环”小镇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