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网|贵州手机报|新闻排行| 投稿邮箱 dcgzwqn@163.com 联系方式 18685075798

要闻|本网策划|党建交流|社情民意|教育培训|

专题|黔南交警|经济发展|旅游推荐|图说黔南|

贵州日报 贵州都市报 贵州商报 热点 民生 法制 综艺 影视 人文 娱乐 新闻 经济 都市 交通 音乐 故事 贵州手机报
【诗歌】突如其来的雨
2018-03-12 18:00 来源:多彩贵州网 作者:杨凯 编辑:赵梁宏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小憩

  一个春意羞涩的早晨,太阳娇嫩得像初放的花朵

  窗外是犁田的老汉隔三岔五的吆喝声

  我的一首诗写了两遍,却在为一个词所困

                         

  太阳渐渐升高,炊烟开始飘摇,吆喝声停歇下来

  老汉坐在路边抽烟,水牛沿着田畴吃草

  翻犁后的水田一愣一愣的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两只喜鹊,仿佛天上飘落两颗音符,来到水牛背上

  轻轻跳荡。水牛吃草、举步,动作轻轻

  偶尔抬头细嚼,偷听它们的窃窃私语

                  

  娇嫩的太阳、犁田的老汉、沉默的水牛

  和这一片懒洋洋的水田,我所要勾勒的景象

  两只喜鹊的到来,在恰当的时间,那么的恰如其分

             

  而我笔立窗前,不由自主

  想唱一曲牧歌

              

  我的左手

      

  我的左手

  我的身体的一部分,理所当然地

  与右手对称

  保持着身体的完整与平衡

  却不像右手那样

  灵活、有力

                    

  我的左手确实不如右手

  早年还留下了一点点残疾

  我为此懊恼过

  并且试图拯救它

  我的努力暗合了你的思想

  或者说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愿去努力

            

  你不能一味地鄙夷它

  我说的是左手,也许是右手,或者是别的

          

  中秋夜

        

  月儿像船的时候,曾幻想过斜靠在上面

  任由双脚随意地划动那广阔的波涛

  还要邀约满天的星星为我作伴

  今夜月圆,月亮收集了全部的海水

  今夜的月亮包纳了整个海洋的咸涩

  今夜的月亮在万众瞩目的荣耀中心

                  

  月亮,为什么看不到你哪怕一点点的热烈

  你的清辉像涟漪,周而复始地晃荡

  年复一年,将我的思念悄悄掩藏

  难怪古人今人都感叹——月光如水啊

  月亮,你忽睁忽闭

  即便是一只眼泉,那泪水就没有流尽的时候

                    

  月亮,在这中秋之夜,遥望万家灯火

  你是一滴硕大的泪水,挂在我的脸上

               

  那时候

         

  那时候我有一间小屋:阴暗,潮湿

  门前一道土坎,坎上三棵槐树,两棵白杨

  我多么羡慕它们,有阳光爱抚

                

  那时候我还不会恋爱,光棍一个,生活单调苦闷

  常常在学生中间,道貌岸然,什么都懂的样子

  回到小屋,悄悄编造一些无病呻吟的诗句打发时间

                

  那时候我曾写过一首小诗,现在只记得两句:

  “一年四季,阳光从窗外缓缓流过

  一年四季,我大大的窗口天天敞开,渴望一次巧遇”

           

  那时候我烧掉了两本诗稿

  那时候我把酒当成感情喝

  那时候我心爱的姑娘消失在草地的尽头

               

  那时候成为那时候以后,它有遍地的阳光

  那时候啊,那时候

           

  擦枪

     

  这些手枪

  铁打的手枪,在肉长的手上

  安安稳稳,平平静静

  一次一次,我把它们随意拆解、擦拭

  又细心组装。我精心呵护它们

  就像善待一群温顺可爱的羔羊

                

  这些手枪

  沉静的手枪,泛着蓝幽幽的光

  任手翻手覆,总是鼻息柔顺

  一次一次,我把它们编号排列

  整整齐齐,仿佛接受检阅的队伍

  它们平静地呼吸

                 

  我惊羡,并警惕着这些绅士

  深色外套下,蠢蠢欲动的念头深藏不露

             

  住在我家前面的女人

    

  住在我家前面五楼的那个女人

  讲普通话,应该中年了

          

  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她的声音,清脆,有磁性

  有时还看见她的身影在窗前晃过

              

  十年了,我天天从小区门口出入

  不知与她对面相遇过几次

            

  儿子

            

  儿子放学回家,打开电视

  一架飞机正好从窗前巴掌大的天空掠过

  留下一阵长长的轰鸣

  儿子问道:你小时候见过飞机吗

  我说;见过

  儿子又问:你们那时候看奥特曼吗

  我说:我们抓蚂蚱、捉泥鳅

               

  儿子一个人在动画中陶醉,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却回了一趟稻谷飘香的田野和流水淙淙的沟渠

             

  赶场

         

  我坐在单车上,单车坐在大叔的肩膀上

  大叔右手握单车,左手举过头顶,握着我的手

  大叔的膝盖上下,河水不紧不慢地流淌

             

  出寨子,过了河,骑七公里单车,就到了县城

  出县城,骑七公里单车,过河,回到我的寨子

               

  那时候坐在单车上过河,一点不害怕,我胆子大

  现在大叔头发全白了,我想我的心应该要细一些

             

  种番薯

         

  记忆中,我帮母亲做的第一件农活是种番薯

  种番薯很简单。蹲在母亲的旁边,学她的样子

  一手拿木棍在土里戳个洞,一手放入折好的番薯藤

  保持一尺左右距离,注意根脚朝下,紧紧土就行了

               

  收工的时候,我摊着满是黄泥的手说好脏

  母亲说了一句话:不要嫌泥巴脏,钱在泥巴里头

  开始我觉得这话有意思,后来才发现这话有道理

                 

  早菜市场

             

  早菜批发市场,嘈杂声不绝于耳

  卖菜的人和买菜的人,一边讨价还价

  一边将黄菜叶烂菜脚丢得遍地

                 

  穿黄马褂的那两个人,什么也不说,从这一头

  到那一头。一扫帚一扫帚地扫,有时还要用手去捡

  而扫地的沙沙声,被淹没得无踪无影

                

  穿黄马褂的那两个人,估计是两口子

  天放亮的时候,当所有的人渐次离开

  他们各自推着一辆保洁车,一前一后,缓缓地走

  身后宽阔的马路,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假如我离你而去

        

  当我们老了,戴着老花眼镜

  坐在夕阳下看书,或者咧着

  掉光了牙齿的嘴,边说边笑

  有一搭无一搭地,回忆年轻时候的光景

              

  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情形

  而假如那么一天,我突然离你而去

  你要学会放下,我也会更加耐心

  不要过于悲伤,请保重好身体

              

  阴间和阳间是相反的,你的长久就是我的短暂

  我将在甜蜜之乡,不慌不忙地等你

  在甜蜜之乡,与你相会

  今生的诺言,前世的阴影

             

  我会细心地打造一座优雅的花园

  随时把围篱修整一新,把凌乱的院子清理干净

  再安放一张精致小巧的条凳

  不慌不忙地等你

             

  年轻时候亏欠你太多,老了,再慢慢的陪你

  而假如那么一天,我离你而去

  不要慌,不要急,花上一百年等你也没关系

  你姗姗而来的时候,我讲黑月亮的故事给你听

            

  即便在煎熬之中沉沉睡去

  不再醒来

  哦,不再醒来,我也要将梦境打扫干净

  将最甜美的部分呈现给你

                 

  突如其来的雨

            

  突如其来的雨,敲打着大地

  梦的氢气球破裂了。碎片散落,溅起

  一地水花,和过往的烟云

               

  楼上的人纷纷关窗,你关上回去的路

  你在窗帘背后,不在红尘

  臆想被流放,整夜游荡,四处找家

                

  雨水松一阵紧一阵,敲打着大地,闪着白光

  照亮恶狗的眼睛、荆棘的芒刺、死耗子的恶臭

  照亮那些懊恼和过错,那些惊秫和白骨

               

  把闪电绘成绚烂的花朵,上天的御赐

  却瞥见,美丽银环蛇喷吐着淡蓝色火焰

  今夜的你,是否依然相信

                

  星辰在雨水的附近,在更高处

  灵魂在沙子上打滚,骨肉在洪水中漂浮

  直到一首诗哭声落地,光芒冉冉上升

                   

  在风中

          

  天上的彩云被拧成一团团黑抹布

  夜晚这头猛兽,正悄悄张开它的血盆大口

  河里的水流波澜起伏,似乎在密谋一场哗变

  又像皮鞭追赶着羊群,朝一个方向涌动

                  

  风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风揪住绿树的长发猛摔。我仿佛听见

  绿树的蓬头下面,一双眼睛发出无言的呼喊

  傍晚时分的村庄,像一位拄着拐棍的老母亲

                        

  那时我走在乡间的土路上,满目苍茫

  我只是一个过客,我于此时此地是多余的

  我的前面是摇摇晃晃的村庄,手搭凉棚,举目四望

  后面有庄稼人的身影,在稻田里,像旗帜,在招展

                      

  作者简介:杨凯,布依族,教过书,现供职于贵州省惠水县公安局。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民族作家》、《中原》等杂志发表过诗歌。近两年拾笔,把写诗看着自娱自乐,故不拘形式,诗作散见《好花红》、《夜郎文学》、《中国文学》、《诗眼》等报刊。

作者:杨凯 编辑:赵梁宏  
返回频道首页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综合】贵州各地开展义务植树活动
贵州各地龙灯舞动闹新春
贵阳、黎平、松桃上榜中国“最适合养老”的城市
高手在民间!贵州各地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