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网|贵州手机报|新闻排行|新闻投稿|黔南热线|瓮安网 投稿邮箱 34773913@qq.com 联系方式 18685075798

要闻|本网策划|党建交流|社情民意|教育培训|

专题|黔南交警|经济发展|旅游推荐|图说黔南|

贵州日报 贵州都市报 贵州商报 热点 民生 法制 综艺 影视 人文 娱乐 新闻 经济 都市 交通 音乐 故事 贵州手机报
挖掘“好花红”民族文化内涵 推动黔南经济社会跨越发展
2017-03-24 09:58 来源:黔南热线-黔南日报 作者:李庆红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挖掘“好花红”民族文化内涵推动黔南经济社会跨越发展

  ——文化界、企业界人士在北京“好花红”黔南创新发展座谈会发言集锦

   省工商联副主席谢强

  “天下贵州人·黔南情”这项活动最早源于在北京的贵州商会,这个活动影响力非常大。要促进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必须有文化的翅膀和经济的翅膀共同来推动。黔南这几年的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综合实力提升很快。到北京来发出黔南人的声音,是我们自信的体现。

  在新时期,黔南如何加快构建亲清的新型政商关系?第一个亲是亲人,企业家要把党委政府当亲人,党委政府要动真情帮助企业家发展。第二个就是清白的清,要保持一清二白的关系,我们对企业家要包容,要善意,因为企业家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正确认识亲清政商关系后,你才敢于帮助企业家做事,敢于把企业家当亲人,敢于去推动他发展。

  今天“天下贵州人·黔南情”启动是一个开始,今年还要做第二次跨境合作的贸易洽谈会,希望届时大家都能把境外的朋友引到黔南去,让外面的企业家走进黔南,帮助黔南发展。黔南的企业家也能够走出黔南,和国外的企业家共同来洽谈合作,共同来谋划发展,这样黔南的明天会更美好。

  国家天文台副台长郑晓年

  “天眼”建设从1994年开始在贵州选址,到2016年建成,历经了22年。“天眼”是贵州的一个世界级的名片,我希望黔南依托这张世界级名片,在5个方面做好工作,把“天眼”打造成世界级旅游的目的地。

  一是打造成为一个世界级的旅游目的地。作为一个科学景观,“天眼”是独一无二的。把天眼、天坑、天书结合起来,同时把旅游项目延伸起来,比如可以做山地越野,可以做极限穿越,还可以做天坑的攀岩。二是建成世界天文科普的基地。天文科学是老人、孩子最感兴趣的一个科学,希望依托“天眼”,把天文这件故事讲透,把科普设施做的更好。三是要把它打造成世界级的学术交流中心。随着天眼建成,我们启动了国际射电天文论坛系列的学术交流活动,逐步把它打造成一个知名的品牌,把它打造成一个世界的学术交流中心。四是要做成无线电的体验区。“天眼”周围是一个五公里的无线电保护区,范围内没有任何无线电信号,这对现代人是很难得的环境。到那儿以后,手机没信号,这种体验是一个比较新鲜的事情,可以打造一下。五是要发展大数据产业。“天眼”望远镜一年产生的数据量是30个PB,是个很大的数据量。存储、传输包括计算都是很新的课题,大数据产业恰好是贵州发展的一个龙头产业,这方面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吴杰

  我想谈两点希望:就是引进来,走出去。引进来是从文化方面。我们要用活资源,把外面的游客引到黔南来。黔南有很多好的资源,世界级的名片有三张,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14项,“好花红”也是黔南文化的一个名片。黔南是多民族地区,文字、语言、文化、风俗、节庆都是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如果想让更多的黔南以外的人关注黔南,愿意到黔南来,一定要把黔南现有的这些资源利用好,打造好我们有特色的产品,吸引外边的人来。

  走出去需要打造好黔南的名片和形象,让外面的人知道。走出去是利用各种形式,像今天座谈会就是一种形式,让黔南的品牌形象被外面的人知晓。黔南有茶文化,已经做了很多尝试,包括拍电视剧,这些是非常有效的手段。还可以做电视片,打造以黔南民族生活为主要内容的电视剧。可以组织摄影比赛,搞一些名作家、名画家到黔南采风,或者搞名人大咖的黔南行,引发新的热点。在网络上,在其他多个新媒体平台上,让黔南有更多的露面机会。要吸引外面的人到黔南地盘上来办各种形式的论坛,包括中外交流的,这对扩大黔南的形象和影响力是有意义的。

  中国旅游智库秘书长、南开大学教授、国家现代旅游业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石培华

  人类有五个追求,黔南可以解决。第一个追求是探索生命的起源,“天眼”在黔南,可以探索从生命起源到未来的太空。第二个是一个叫生命的山水,都匀毛尖茶是飘香的山水。第三个是神秘的山水。第四个是归隐的山水。第五个是未来的山水,人类的五个追求都在黔南。如何将互联网和这片神奇的文化山水嫁接在一起,打造互联网时代不一样的生命家园,这是黔南的制高点,我认为有五个解决方案。

  第一个解决方案,要找到孩子这个特殊的人群,抓住了孩子,就抓住了市场的关键。徐霞客游记留下篇章最多的一个地方就是黔南,研学追求六个元素都在黔南。“天眼”的科普教育、探索生命起源的教育、体验贫困的教育、爱国主义红色教育等等,再加上民族文化教育,学点歌,学点手工,搞研学亲子旅游第一州。

  第二个解决方案是健康中国第一州,贵州生态最好的地方是黔南,最古老的两棵树,一个在长顺,一个在福泉,都是跟中华民族同寿的,有五千多年。黔南要建健康产业基地,要跟大数据、互联网结合。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这件事情,打造健康产业,把医养结合起来,把文化养心和健康养生结合起来。

  第三个解决方案,做一个湿地互联网公园,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元素、符号和人的追求、业态、生活方式,落户到惠水湿地小镇,打造一个乡村互联网产业,使互联网和文创和教育和康养产业相结合。

  第四个解决方案,要把旅游一体化,把山里的农村变成一种生活休闲方式,推向千家万户,把黔南变成能守住乡愁的地方。将山路打造成风景道,将山林打造成滋养生命的生态空间,最后形成文化的生态,找到绿色发展的生态模式。

  最后要打好一张牌就是“好花红”。好花红“要从生态、生活、生产、民族、历史、精神上打造制高点。找一个“切入点”,变成项目,变成工作抓手。要找一个“引爆点”,跟市场对接和跟资本对接。要找一个“结合点”,跟扶贫攻坚、整体产业发展、新型城镇化相结合。要找跟外界的差异点,最后才能打造我们生命的基点。

   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化学者张颐武

  黔南在自然和人文资源上都很丰厚,但大家了解的情况还不够多。我查黔南州,手机上显示出来却是黔东南,在贵州怎么显示出黔南,这是最核心的问题。怎么样增大黔南的“能见度”?这个“能见度”是至关重要的。“能见度”我觉得现在还不够,这个问题亟待解决,定位清了,才能搞清楚,才能找准发展的脉搏。

  黔南有发展两个方向是完全对的,但是这两个方向怎么做到极致还有很大的空间。一个方向就是“好花红”。“好花红”怎么和文化创意有机地结合起来,开发周边的产品,把“好花红”和时尚文化结合,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把最古老的原生态的原封不动的传承下来,另一方面还要培育年轻的创意人才,创造一些新的环境、新的东西,使黔南有新的文化和潮流、有不一样的地方、有新的文化的生长点。

  都匀毛尖是黔南的知名品牌,是中国十大名茶。茶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主流,如果都匀毛尖茶做好系列产品,在设计上有创新,同时有一系列的文化活动,组织一些从茶文化引发的中华文化的探讨,就能从这里面引发出一个产业的机会。

  黔南要把“好花红”、都匀毛尖茶、“天眼”结合起来,把高科技和人文结合起来,变成一个不可替代的品牌。这样的话,可以有无数的新增长点。黔南有最大的“天眼”,有最美“好花红”,有中国十大名茶,把这三个“最”整合起来,在旅游或者文化资源的盘活上,有一个整体性的战略,整体包装打造,把这个天地人合做起来。创造出“天眼”文化、“好花红”文化、都匀毛尖文化,把这几个文化真正做大。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富碳农业首席科学家袁东来

  如何把贵州的青山绿水变成金山银山,要有裂变的过程。青山绿水变成金山银山,你首先要做到贵州的青山绿水的资源往下发生裂变,这个就是我的课题。如果青山绿水的资源变不成金山银山,“好花红”唱起来是没有底气的。

  一个真正的好企业,一流的企业,一流的地区,他只做标准,二流的地区才做品牌。我希望在贵州打造全世界茶叶的标准,这才是真正的自豪,这才是真正的“好花红”!

  地球的生命是碳。真正的黄金是什么?真正的黄金是青山绿水加碳,碳在整个世界循环过程当中产生真正的软黄金。全球性的温室效应是一次人类的灾难,就是碳的循环失调了。

  黔南怎么摸索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都匀毛尖怎么变成金库?我们一定首先要知道什么是全生命周期链条。茶就是碳,你把工业排放的二氧化碳补给到茶叶,叶绿素会翻倍的增长。黔南是个好地方,如果茶做到全生命周期链条,这是真正的一张名片,不仅让都匀毛尖茶走向全世界,人们还能知道在整个生态链里,人跟大自然之间可持续发展过程当中,都匀毛尖茶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因为黔南的资源非常丰富,如果每种资源都发生裂变,那么每个农民会富起来,每个农民都站起来,向全世界唱好这首“好花红”。

   海政歌舞团歌唱家曾晓燕

  我是一个布依族歌手,我是歌手里面唱“好花红”次数最多的,因为我每次演出都会演唱“好花红”,而且我唱“好花红”的版本已经超过了三个以上。我在海军所有的岛礁都唱过,我们的战舰、海岸线都留下了“好花红”印记。我们每个布依族人有一个“好花红”情结,因为我就是唱这首歌长大的。

  作为歌手,我能为家乡做的事,就是把“好花红”发扬光大。最近我又新做了一个“好花红”,这是我自己做的第四版“好花红”了,希望能提炼它最美的最精华的,能够跟上这个时代,跟上大家欣赏节奏,跟上我们生活节奏的旋律。我希望用从这首歌开始做起,真正做一个大家都能够喜欢的“好花红”。了解我们布依族,让世界知道黔南。

  全国少数民族电影展导演、策展人赵京辉

  黔南州民族特性非常强,把民族作为我们文化发展当中一个标志性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我要搞一个2017少数民族电影展,这个展广西、云南,包括内蒙都在积极的申办,希望黔南也能参与申办。

  少数民族电影展有一个主题词,它是作为少数民族电影展交流的平台,又是中国民族电影创作发展的基地。要把这么一个展留在贵州,留在黔南,成为一年一度的盛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作为电影展是全国性的,同时又是专业性的一个影展,对增强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者之间的交流,建立中国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创作的机制,打造中国影视文化的名片等方面都会起到积极作用。对于举办城市,如果放在黔南的话,将会成为黔南的一件文化大事和文化盛事。我也想通过这样一个场合,把这个项目带入黔南。

  腾讯战略顾问、互联网京黔会理事、微景天下创始人、董事长孙保罗

  黔南旅游要结合现代互联网技术来做。今天给大家带来了一个礼物,大家跟随我看看互联网是怎么找到“好花红”的,请大家把这个蓝牙打开,打开了蓝牙,大家点开发现,有一个摇一摇,出现的是邀请互联网+,大家看到天宫发射的一个应用,大家打开,天宫没人能去,就像“天眼”一样,咱们点进去以后看到一个VR看天空,咱们去逛逛。打开惠水县,“好花红”就出来了。惠水那么漂亮的风景怎么看?里面有一个栏目叫村落,大家去看一下,我们小村子都用VR看了,这就是时尚和文化的结合。在民族这一栏里,上面是一个地图,下面是一个转盘,通过这个界面,第一次才了解咱们苗族居然有那么多不同的分支。我们点开任何一个,民族的习俗、服饰、历史故事,都会在里面呈现出来。

  移动互联网的办法,就是把我们的资源展现出来,提供服务,可以去定制自己需要的服务,可以和旅游网站结合,他提供攻略,我们提供互联网的方式。大家可以收藏起来,把惠水在朋友圈分享一下,在朋友圈里面传播黔南的秀丽风光。我们有信心把“天眼”做成像天宫一样,通过各个端口把它推送出去。

   北京迈维宜瑞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深圳迅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黎明

  我也是黔南布依族人,十几年前我们是北漂,现在贵州发展好了,我又成了贵漂了。现在黔南太好了,我的很多商业伙伴都到贵州安家置业,把公司分部建在贵州。

  现在贵州已经变成发展非常好的热点,很多人都想去那里发展。作为黔南来说,大数据、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都是重点发展的领域。从全国来看,贵州大数据确实做的不错。我建议在大数据方面加强数据的采集,如果贵州大数据要做得更深入,那么将抢占先机,这是我们回到贵州重点做的事情。

  我们公司主要业务是研发智能机器人停车,在贵州和南方有很多订单,运费很高,一个东西运费花到六七百,很不划算。贵州有很多规模很大的三线企业,基础很好,希望能与这些企业合作生产,把高端装备制造往家乡发展。

   北京正和恒基生态环境股份公司董事长、环境专家张熠君

  我是做水环境治理的,我们进入贵州先从湿地开始做起。2016年贵州省小城镇发展大会,湿地从规划到建设都是我们做的。最后它成为了全国第一批127个重点国家级的小城镇发展项目。

  黔南怎么样把村镇打造起来,更重要的是把旅游针对性的对象的需求点挖掘出来。要有专业的对接,要开专题的对接会,打造一个不一样的小城镇,这样的话,就有差异性了。我们到贵州阿乐村怎么做小城镇呢?我们把它叫安静的村庄,在国外旅游的人群,特别是IT行业很多,这些人充满活力,是消费人群,而不是普通的旅游人群。这样的人群如何给他引到贵州?怎么和当地的产业进行结合?当地产业有猕猴桃、车厘子,我们结合当地特色产业,跟华大基因合作,把不同的产业从广东、深圳、北京这些企业带过来,打造一个活力田园,而不是单单的旅游。

  刚才说这三种人群,第一科技人才来了以后,一定要让他静下来思考。只有思考,才能真正再出发。第二,他需要有活力,这些年轻人来了以后,目的不是休息,休息完了要充满活力。这个活力跟运动结合起来以后,再出发,第三,要诗的远方,要有眺望感,要有空间,要有想象,这就是一个不一样的村庄。

   黔南福泉湖南商会会长、滕氏集团董事长滕凯

  说“好花红”,为什么花儿这么红?说明黔南的生态好,所以好花才红。黔南是生产磷肥的地方,要有肥料花才红。我觉得黔南的磷化工,磷肥产业在中国,在世界都很有名的。黔南的福泉市称为亚洲磷都,每生产五包肥料,必然有一包来自黔南。

  我几年以前收到一个外地到贵州打工的一个打工妹发了一条短信,发错了,发到我的手机上,六个字,她告诉她的姊妹们,说贵州这个地方钱多,人傻,快来。你看六个字,比你刚才说一大通好得多。钱多是什么意思呢?北京除了房价比贵州贵以外,其他东西都没贵州贵,贵州这么多年的发展很快。为什么说人傻?你还真以为我们贵州人傻,错,贵州人是憨厚,厚道,给人傻乎乎的感觉。这难道不是我们贵州的一种品牌吗?一定要学其他的形象吗?我觉得憨厚好客,不仅仅是布依族,也是黔南、贵州的一张很好的名片。第三个词,快来,很多人说我们山高皇帝远,错,贵州县县通高速,排全国第九位,不是快来,你到了贵州,现在感觉到来得快。不管在贵州哪个地方旅游,最远的两三个小时车程,说明我们交通发达。总结贵州,总结黔南,就是钱多,人傻,快来。 (来源 黔南热线-黔南日报  作者 李庆红)

 编辑:陈泽赟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专题】生态贵州 绿色卫士
【专题】聚焦贵州各区县党代会
【专题】深改组1000天
【专题】全面深改看贵州
【专题】2016贵州雷山苗年节
【专题】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
【专题】易地扶贫搬迁的贵州样本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